纺织之乡汉川马口的“抗寒”进行时

纺织之乡汉川马口的“抗寒”进行时

时间:2020-03-18 15: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长江商报消息 “受欧美债务危机影响,国际市场严重萎缩,订单急剧下滑,今年缝纫线坯纱出口仅占销量的30%,而去年国外订单能达到70%。”近日,汉川市纺织协会会长、湖北新天线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志坤,向记者介绍,汉川市马口镇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缝纫线坯纱生产基地,每年这里生产的缝纫线大部分出口,国内市场只占少部分。

“在欧美债务和信贷收紧的双重压力之下,汉川马口的纺织业受到上下游怎样的挤兑呢,这些科技含量不高的小微企业怎样“过冬”?近日,本报记者深入汉川马口,探访这些小微纺企在棉纺织业寒冬下的“抗寒”行动。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有90%的纺织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只有不到10%的企业能够保本经营或略有盈利。从7至9月企业经营实绩看,平均每万锭每月净亏20万元。同时,销售困难,价格回落,每万锭库存积压产品为80吨……

一位老纺织工的心声:

放假一多 心就慌

46岁的项金荣是位“老纺织”,18岁就做了一名纺织工,在这个行业做了快30年。

“做这一行,我不怕辛苦,就担心没事做。”项金荣说,她有位朋友在镇上另外一家纺织厂上班,今年“十一”期间她们厂放了七天假,“看见她放假在家,我心里也发慌,生怕自己所在的厂也跟着放假。”

项金荣的公公瘫痪在家,孩子还在读书,一家四口的开支就靠她和老公每个月的工资,她每年还要交7000多元钱的养老保险,夫妻俩工资勉强够日常开支。目前,像她们这些工人都是计件工,做事就有工资、奖金,放假在家就只能拿少量的福利,收入大打折扣。

“我属于下岗再就业,之前在马口一家国有纺织厂上班,3年前下岗就到了现在这个厂。”项金荣说,有句话叫“男不进钢厂,女不进纱厂”,纺织车间噪音大、粉尘多,另外还三班倒,这让许多刚入行的女工吃不消。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工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一个人“顶着半边天”。

“这些年很少听说厂里放假,可是近期不时有在其他厂上班的姐妹轮流在家休息。”在马口一家纺织厂上班的黄利华对记者说,她在纺织厂做了6年多,很少听到“放假”一说,大家都是三班倒,有事就找同事调休。厂里的事总是做不完,每天都在赶工期,一个厂的工人一起放假在以前根本不可能。

“一个熟练工每个月可以拿到2500到3000元,这个收入在马口工薪层还算可以,家里开销基本都是我们说了算……”黄利华指着身边两位女工对记者说,近段时间一些厂放假确实让她们这些家里的“顶梁柱”发慌,生怕“被放假”没事做。

纺织厂放假的蝴蝶效应

“平时根本跑不过来,今年下半年以来明显差一些,经常跑空趟。”在马口镇上跑摩的生意的小陈一番感叹也让记者感受到纺织行业困境给当地其他生意带来的影响。

“往年‘十一’长假这里就是小汉口,出来逛街买东西的工人挤满街道,今年很多厂都放假,外地来这打工的青年都回家了。”在镇上做小吃生意的刘老板说,以前招工广告满天飞,厂里等着人做事,“用工荒”是常态,今年6月份以来,一些厂的工人隔几天就放假,招工信息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

据了解,马口纺织企业主要生产缝纫线坯纱,这种产品被下游企业染色、纺织后制成衣服,是纺织产业的上游。目前,马口镇纺织及相关企业有216家,纱锭总规模达130万锭,资产过5000万元的有8家,过1000万元的有63家,年产涤纶纱线15万吨,占全国纯涤纶纱生产总量的1/4,每年生产出来的涤纶纱线以出口为主。

“这些年马口纺织服装产业的快速扩张,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增强了区域经济活力,也拉动了地方经济快速发展。”汉川市经济商务局副局长、汉川市纺织协会秘书长熊红祥向记者介绍,在马口,纺织业已成为全镇经济的主导,全镇工业总产值的80%由纺织业提供,工商税收的80%来自纺织业,第三产业收入的80%源于纺织业拉动,纺织行业遇到困难,当地经济肯定会受到影响。

“受欧美债务危机,人民币升值,印度、越南、老挝等国家竞争因素的影响,国际市场严重萎缩,订单急剧下滑,今年下半年以来外销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0%,企业形势非常严峻。”谈到出口下滑影响,生力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吴国华向记者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虽然出口受到影响,但国家扩大内需,生产出来的产品国内消化了,对企业影响有限。而今年下半年以来,受出口下滑影响企业挤压在仓库的产品越来越多,一些企业甚至处于停产与半停产状态。

“国内消化量有限,而且增长也是缓慢的,所以要缓解目前马口大部分纺织企业的困境还需时日。”刘志坤说。

下游服装业不景气 马口纺企很受伤

“每年7月份往后都是下游服装企业的旺季,今年服装行业普遍低迷,媒体报道服装企业海外订单下降近五成。”吴国华说,今年上半年一些下游厂家做的还是去年接的订单,海外订单减少的影响还没凸显,到7月份以后,影响逐渐显现,一直传导到他们这样的上游制线企业。

“国内服装市场处于低迷态势,下游生产企业大都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靠内需扭转局面尚需一段时间。”刘志坤向记者表示,受原材料价格波动,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下游企业对前景难以预测,不敢接长单、大单,这也造成上游制线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出现大量积压。

“服装市场低迷自然影响到上游染色、纺织行业。”湖北久鼎染整公司相关负责人金国平向记者表示,2008年虽然遇到金融危机,但人民币汇率和棉价较稳定,价格可控。今年6月份以来,人工成本上升、棉价波动,人民币升值,纺织企业只能接一些短单、小单,生产计划也被迫重新调整。

“雪上加霜”上游成本高企

“原材料价格逐月上扬,工资、电费再度攀升,规费递增,销售价格却处于下滑状态。”刘志坤用数字向记者描述了目前企业“两面受夹”的现实,2008年涤纶纱线加工成本为5500元/吨,而现在达到7500元/吨。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有90%的纺织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只有不到10%的企业能够保本经营或略有盈利。从7至9月企业经营实绩看,平均每万锭每月净亏20万元。同时,销售困难,价格回落,每万锭库存积压产品为80吨,30%的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个别企业已经关闭,而且近来尚没有好转的迹象。

“前两年工人月平均工资2000元钱,现在涨到2500元/月仍现用工荒,有的工人一个月能拿到4000多元钱,不断增加的人工成本也增加了企业抵御危机的负担。”吴国华表示。

刘志坤向记者介绍,纺纱的原料涤纶短纤维,50%以上来自中石化下属公司;纱线产品基本销往江浙一带和广东等地,有些直接或间接出口国外。2008年以来,汉川纺织服装企业融资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及原材料采购成本等不断提高,目前,汉川纺织服装工人的平均工资在2500元/月左右,络筒、细纱等技术工的工资可达到4000元/月甚至更高,加上行业配套的仓储、物流等支撑缺乏,增加了企业的运行难度。

“零散集资户挤兑让企业腹背受敌”

“今年7月份刚接受完一家媒体的采访,谈到了目前企业遇到的困境,以及找银行融资难的话题,没想到第二天见报后,一些集资人就跑到厂里来要退钱……”刘志坤对此表示,他的企业经过10多年的发展,具有一定抵御风险的能力,对目前遇到的困境完全有信心挺过去,可不时出现的挤兑现象确实让企业感到很无奈。

刘志坤向记者介绍,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找一些民间集资人融资,这在马口的纺织企业中非常普遍,民间集资因其手续简单、无需抵押等优势,对当地中小企业发展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可一些零星集资户的不稳定性也对企业抵御困境带来影响,而且会造成连带效应……”刘志坤说,7月份发生挤兑苗头的当天,他就立马通知财务退还了部分集资款,避免对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汉川市经济商务局副局长、汉川市纺织协会秘书长熊红祥向记者介绍,汉川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与温州商人的创业模式十分相似,活跃的民间资本为当地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汉川超过九成的纺织服装企业管理层中,都有马口创业者的身影。而且,各家纺织企业互相参股,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但是,这种发展模式也存在某些“先天不足”,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该产业存在的结构性矛盾、融资渠道单一等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汉川纺织企业大部分流动资金都以民间集资为主,由于行业整体经营形势下滑,现在部分企业出现了挤兑现象。”熊红祥说,据粗略统计,目前挤兑约占资本总额的两成,由于民间集资涉及面广,出现挤兑现象会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另一方面,当前信贷紧缩形势下,企业现金流也出现紧张。“银行信贷一再收紧,大部分中小企业都出现现金流紧张。”吴国华向记者表示,受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一方面银行对企业的现金控制力度加大,信贷投放非常严格,且利率也较之前增长了50%,年利率达到10%;另一方面企业收回的货款中,5吨以下的小单以现金为主,5吨以上的60%为承兑汇票,因此造成了企业现金流紧张。

“企业收回的货款是承兑汇票,这种汇票如到银行兑现需要支付手续费,纺织企业本来就是微利传统行业,除去手续费可能就面临无利可图。而另一方面,企业每个月支出的工资、水电费用等必须用现金,这也无形增加了企业的风险。

“找银行贷款的门槛也非常高,企业要有自己的土地、房产作为抵押,而且手续很复杂,这也让许多微小企业望而却步。”湖北银丰纺织公司负责人张春芳向记者表示,平时一些小微企业找银行贷款本来就难,银根紧缩背景下贷款更是“难上加难”。

企业

提高产能降低成本

“近段时间车间经常开会,一方面向工人们传达目前纺织行业的现状,另一方面是要让大家提高产能,利用这个时间把质量抓好,产品质量上去了,生产效率提高了,也是在为厂里分担压力……”湖北新天线缆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管理人员吴军对记者说,工人们也很清楚现在的形势,大家自觉在生产环节中抓质量,努力提高效率,尽量提升产品竞争力,不让自己“放假”。

吴军说,目前每万锭产能能达到100吨算是很高了,如果达到110吨应该算顶尖水平,面对现在严峻的形势,作为生产部门只能从提高产能抓起,进而提高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刘志坤表示,从产业的发展上来说,首先要利用“后发优势”引进先进技术及装备,通过规模化促进产业升级,同时引导有能力的企业开发生产差异化、中高档产品,并在合理规划下完善产业链,新上的项目必须节能、环保。在此基础上逐渐改变以往相对封闭的发展模式,与外界进行更多更及时的沟通与交流。

政府

牵线银企

已促成1.3亿元贷款

“目前企业都在积极争取银行提供信贷支持,如设备贷款、信用贷款、企业联保等。”刘志坤向记者介绍,为帮助有资金缺口的纺织企业与金融机构实现有效的交流和对接,8月中旬,汉川市举行纺织行业银企对接会,近50家纺织企业和8家金融机构进行了洽谈,签订了总额为1.3亿元的贷款协议。

“企业得到银行支持以后,首先是对设备技术进行改良,再就是迅速扩规,提升规模档次,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刘志坤表示,汉川市在建扩建纺织项目超过20个,年底全市纱锭规模有望突破300万锭。汉川纺织行业经过近十年高速发展,也积累了一些抵御风险的经验,在政府扶持和各方努力下,作为会长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会越来越好。

汉川市经济商务局副局长、汉川市纺织协会秘书长熊红祥向记者表示,金融危机的巨大冲击,让汉川纺织服装产业清醒地认识到了差距,汉川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切实帮助企业解决融资、贷款的问题,保障危机中企业的资金链安全。危机前汉川纺织服装产业近10亿元的投资额中,从银行获得的只有几千万,其余全来自民间资本;危机后银行注入资金达3至4亿元,有力推动了汉川纺织服装行业的发展。“相信在各方积极努力下,汉川纺织行业肯定会渡过难关,向好的方向不断发展。”熊红祥表示。

本报特派记者黄海斌 汉川马口报道文/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