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广州的小学将下午上课时间提前

专家建议广州的小学将下午上课时间提前

时间:2020-03-24 06: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金羊网讯 记者黄宙辉、通讯员粟华英报道:广州全市有10%的小学生在课外托管,但99%的托管机构都是无证无照,风险大危险多。7月6日,由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的广州蓝皮书《2017年中国广州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中相关研究课题建议,广州市调整小学作息时间,将小学下午上课时间提前到下午1:30,放学时间提前到3:30左右,以达到减轻家长和学校午间托管压力等目的。

【现状】全市10%的小学生课外托管

该蓝皮书中《加强广州市课后托管规范管理的建议》调查了广州小学生课后托管的现状。该调查报告执笔人之一张健一介绍,“广州全市10%的小学生课外托管。”根据2015年底的数据,广州全市共有1037所小学(含99所九年一贯制学校),约86.1万名小学生。其中,除了参加校内托管的外,共有89461名小学生参加了校外托管,占全市小学生总数的10.4%。番禺区最多,达20500人;海珠、天河区均过万人,分别有14818人、12766人;花都区8412人,越秀区7020人;最少的增城区也有1252人。

但令家长们不放心的是,瓜分如此大的市场规模的,绝大多数却是“照”“证”不齐全、非法经营的校外托管机构,且此类机构均处于无人监管的放任状况。“99%的托管机构都是无证无照。”张健一指出,近几年,广州市校外课后托管机构如雨后春笋快速发展,每一所小学周边通常都有少则4-5间、多则十几间校外托管机构驻扎招揽生意。

【问题】校外课后托管问题多多

报告指出,校外课后托管存在诸多问题。包括:一是托管场地存在极大安全隐患。

校外托管机构均是租用居民住房作为经营场地的,通常只有一个出入口,加之绝大多数居民住房安装了防盗网,住宅单元小学生人数都在十几二十人以上,一旦发生意外事件,后果不堪设想。二是环境卫生和食品安全难保障。几乎所有校外托管机构都在普通家庭式小厨房集中制作饭菜,食品加工环境不符合相关要求,食材采购和餐具用品卫生消毒缺乏必要的监管,工作人员是否体检和身体是否健康不得而知,食品安全状况堪忧。三是接送托管学生过程险象环生。

四是教学辅导功能言过其实。大多数校外托管机构雇用的多为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书的社会人员,不具备担负小学教育资质和能力,根本保证不了教学和辅导质量。五是扰民问题比较突出。调研中,住宅小区物管普遍反映,托管机构进驻后接送人员和小学生进出频繁和孩子吵闹等,对邻里影响较大。六是税收严重流失。以每名托管学生平均每月托管费用800元计算,全市约9万名小学生平均每年10个月参加校外课后托管,年托管经营额就高达7.2亿元。但是,由于目前广州市的校外托管机构基本上无证经营,没有进行税务登记,这部分税收自然不能依法征收。

【析因】校内软硬件不能满足刚需

为何校外课后托管如此火爆?课题组认为,因为与巨大“刚需”相比,广州市小学校内托管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建设都受到政策制度、财政资金、师资力量等多重限制,无法完全满足家长要求。

一是校内托管“睡不好”。从调研情况看,全市具备提供寄宿条件的小学数量极少,拥有午休宿舍或床位的小学也寥寥无几,大多数小学教室、活动室没有配备空调,参加校内午休托管的学生只能趴在课桌上,在炎热的夏天更无法保证孩子休息质量。

二是校内托管“吃不好”。由于全市只有不到一半的小学(469所,占45.2%)开办食堂,更多小学只能依靠订购外卖来提供学生午餐,餐饮质量参差不齐,个别区还压低学生用餐标准,导致一些学生因吃不好而选择到校外用餐。

三是校内托管内容单一。由于国家教育部明文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乱收费,因此广州市小学早已经取消校内收费开设兴趣班的做法,尽管大多数家长希望出钱让孩子在校内参与特长技能学习,但由于制度规定的限制,校内托管最终仅限于指派教师集中看管学生,没有开办课后兴趣小组或素质教育培训班。客观来说,这种托管形式内容枯燥单一,没有充分利用好课余时间,不利于学生开展更全面的素质教育,对希望子女获得优质教育的家长没有吸引力。

四是校内托管保障机制不足。广州市小学教师长期缺编,一半以上的区教师均缺编130名以上,有的区缺编更大。如:天河区缺编315名,南沙区缺编773名。多间小学校长都反映,由于托管经费使用管理不能体现多劳多得,打击了教师积极性,没有教师愿意承担课后托管任务,一些小学只能聘请生活阿姨进行托管。

【建议】提高校内外托管质量

如何解决广州市小学生课后托管难题?课题组给出了多项建议。

建议一、调整小学作息时间,压缩午间托管空间。建议参照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做法经验,将小学下午上课时间提前到下午1:30,3:30左右放学。这样,既可以减轻家长和学校的午间托管的压力,又可以避开广州市大部分小学没有午休床位的困境,为小学生下午开展多样化课后兴趣活动腾出时间。同时,压缩了校外课后托管机构生存的空间,客观上必然将在很大程度上起到缓解校外托管问题的作用。

建议二、建立“校园素质营”,丰富学生课后托管活动。借鉴成都市成华区的经验,报告建议,结合广州实际在全市公办小学中开展“330工程”,全面启动“校园素质营”活动,由市民政局、市社工委等共同配合,推动各区成立“校园素质营”志愿者或义工服务组织,鼓励小学在职教师以志愿者或义工身份担任“校园素质营”教师,支持市(区)少年宫、公共图书馆、社区活动中心、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与“校园素质营”展开合作。出台广州市小学生课后“校园素质营”教育课程指导目录,为各类学生提供“菜单式”课后有偿素质教育服务。困难家庭学生参加“校园素质营”基本项目的费用由财政资金托底,努力吸引大部分小学生参与校内托管,从根本上解决小学生托管难的问题。凡是参加校内托管的,一律采取缴纳商业保险的方式,由保险公司负责意外伤害事故赔偿。

建议三、严格校外托管准入标准,规范监管执法主体。由市法制办牵头,工商局、卫计委等相关部门配合,就规范广州市校外课后托管机构准入、监管等问题,出台相关规章及政策性规范性文件。

编辑:林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