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时评:高校带头拆 历史建筑保护从何谈起

岭南时评:高校带头拆 历史建筑保护从何谈起

时间:2020-03-24 06: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如果说,“诗书路民国建筑强拆事件”,客观上加速了广州官方对历史建筑的认定和保护工作;那么华工图书馆旧馆遭拆事件,则为我们该如何在现行法律框架之下做好保护工作敲了一记警钟。

昨日有媒体报道,广州首批历史建筑之一华南理工大学图书馆旧馆(北楼)未依法报批施工,拆除楼板及拆通楼顶,11月6日,广州市规划局等要求其马上停工,并按照相关法规要求办理规划审批手续。这是广州自去年认定历史建筑以来首宗国有单位公共建筑因擅自拆除、施工被叫停。

还记得,去年6月份,诗书路民国建筑遭一夜强拆后,社会上关于紧急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的呼声骤起,去年底,《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最终公布。广州市规划局有关负责人曾对外表示:该《办法》连同《广州市历史建筑推荐名单》、《广州历史文化名城规划》,乃是广州这两年来为历史建筑保护“量身定做”的“三把宝剑”。

现在看来,华南理工大学图书馆旧馆(北楼)未依法报批施工、拆除楼板及拆通楼顶,无疑是狠狠地甩了这“三把宝剑”一个大巴掌。要知道,被拆的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旧建筑,而是“广州首批历史建筑”,同时还是“国有单位(高校)公共建筑”——此前“犯事”的都是民居。

如果说,“诗书路民国建筑强拆事件”客观上加速了广州官方对历史建筑的认定和保护工作;那么华工图书馆旧馆遭拆事件,则为我们该如何在现行法律框架之下做好保护工作敲了一记警钟。

梳理整个事件的脉络,其实可以发现《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虽然今年2月1日起就已施行,要想在基层顺利地贯彻实施,还是遇到了不少的现实困难,甚至说“处处碰壁”都不为过。

规划部门要求,相关街道以区政府名义在规定时间前“把附有历史建筑保护责任人权利、义务的告知函送到保护责任人手上,并要求签收”。街道相关负责人却表示“没接到区政府的告知函”——如果不是对着媒体撒谎,那就牵扯到渎职问题,又为什么会怠慢此事,同时也很值得关注。

按照有关规定,街道有权力对辖区内的历史建筑进行巡查。华工“改造”图书馆旧馆,五山街道办城管执法队是早就注意到了,曾责令停工,无效后就开罚单,直到被媒体曝光并引起规划部门注意时,罚单都已经开过了三次——“管不了”,这是街道工作人员的最直接感慨。让“管不了”的单位去管,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安排。

抛却行政部门该履行的传达、监督等职责,处于事件核心的高校——华南理工大学,也就是“现场保护主体”,更是难逃其咎。今年7月11日,天河区政府为华工图书馆旧馆挂历史建筑标志牌,想必该校相关负责人是知道此事的。只是为何最终还是修缮变成了破坏,是缺少建筑专业人才“好心办坏事”,还是守法意识淡薄有意为之?无论哪条解释 ,都不太符合“在明明德”这个“大学之道”呢。

回到《广州市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办法》本身,可以看到它确立了“以区人民政府为属地责任主体,街道、镇政府为日常巡查、现场保护主体的文化遗产保护联动制度”—— 华工图书馆旧馆遭拆事件,几乎每个关键点都与这一联动制度抵牾。未来该如何在现行法律框架之下,做好历史建筑的保护工作,是需要每一个与此相关的部门和人结合实际地好好思考了。

(责编:刘卫东、陈霄)